Homy智能家居实验室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94|回复: 0

王连举

[复制链接]

79

主题

148

帖子

54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44
发表于 2019-4-9 16:0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连举”
——绵山布衣


那是上世纪90年代的事情了。有一次,我回老家,去看望本家的一个叔叔,叔叔当时已经七十多岁了,但身体挺好,人也很健谈,更让我吃惊的是,叔叔的床头还放着一本“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小人书”(即连环画)《红灯记》,我拿起来翻了翻,忽然,王连举三个字映入我的眼帘,勾起了我儿时的回忆,我问叔叔:“叔叔,咱们这里不是也有个‘王连举’吗?他后来怎么样了?为什么当时人们都那么恨他?”叔叔抬起头,先是吃惊地看着我,然后微笑着对我说:“你还记得那东西?现在一个人住在村西头的一空破窑洞里,得了‘羊羔疯’,一天发作几次,恐怕快死了吧!关于他的事,现在知道的人不多了,也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完的,你不要着急,坐下来,听叔给你慢慢讲”。
“王连举”真名叫王建生,因为长得有点像《红灯记》里的叛徒王连举,所以乡亲就给他起了“王连举”这个绰号,开始时并无恶意,后来这小子尽干坏事,比《红灯记》里的叛徒王连举还要坏得多,所以乡亲们觉得“王连举”这个名字挺符合他的,就不叫他真名了,时间长了,他得真名知道的人就不多了。
“王连举”家不是本地人,大概他上小学的时候,随他父母搬到咱们这儿的。上学那会到还没啥,还考上了师范。师范毕业后分配到县城高中当了老师,这在当时是一份很不错的工作,谁知这小子不知道珍惜,不好好教书,学生、家长意见很大,学校没办法,就安排他当了宿舍管理员,有一天早上,王的表妹跑来对王说,她昨天晚上在宿舍丢东西了,要王帮她白癜风医院 找,“王连举”便开始查宿舍,当时大部分学生已经上课去了,“王连举”只查到学校文艺宣传队的八个女生,她们因为昨天晚上去演出,睡得晚,所以起的迟,还没有来得及走。“王连举”把她们带到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开始审问。据被审问的女生后来揭发说,“王连举”先让她们面向墙,立正站好,然后挨个踢她们的脚后跟,最后挨个拽她们的辫子,逼她们挺胸抬头,拽到她们当中一个叫小丽的女生时,没拽紧,跌倒在地上,小丽回过头,忍不住笑出声来。“王连举”以为小丽蔑视他,恼羞成怒,从地上爬起来,抓住小丽的两只胳膊,拼命地拧,小丽被拧的跪倒在地上,疼得小丽厉声尖叫,“王连举”找了跟带子反绑了小丽的双手,又有毛巾塞上小丽的嘴,最后抽出皮带,拼命地抽打小丽,疼得小丽满地打滚,惨不忍睹。打完后,又强迫小丽跪在墙角反思。其他七个女生被吓得浑身发抖,有两个被吓得小便失禁,尿了一裤子都不知道,但“王连举”并没有放过她们,一个一个地拽住她们的辫子,拖到办公桌前审问,强迫她们交待问题,承认偷了他表妹的东西。就这样八个花季少女从早上八九点被“王连举”一直折磨到下午三点多,还是因为公社打来电话,说当天晚上有演出任务,学校满世界找这八个女生,最后找到“王连举”这儿,才解救了她们。因为这八个女生是学校文艺宣传队的主要演员,“王连举”的行为,影响了当天晚上的演出,公社领导非常生气,加上那八个女生的家长联名告到县上,“王连举”第二天就被公安机关拘留,临带走时,她表妹跑来告诉他说:“东西找到了!”一开始要重判他,后来学校和教育局出面保了他(因为学校校长和教育局长是“王连举”儿时的老师)加上“王连举”家的成分好,又没有历史问题,所以上级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从轻发落,“王连举”在被拘留了十五天后,放出来,并受到开除公职的处分。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王连举”第一个跳出来造反,纠集社会上的一伙赖小子,组成什么“东方红战斗队”,并自封为司令。“王连举”造反干得第一件缺德事就是把当年出面保他的学校校长和教育局长抓起来批斗,学校校长被他扭断条胳膊,教育局长被他打断一条腿。那可是他的两位恩师啊!你说这小子有人性吗?
就这么个坏蛋,后来竟被县上一个造反派头头看上了,(那时这一派正掌权)还被任命为“女子学习班”的领导,百十来人的学习班“王连举”一人说了算。当时的“女子学习班”其实就是女子监狱,被抓进去的主要是那些成分不好的、父母或者祖上有历史问题的、被认为生活作风不好的、得罪过领导的女子,年轻的居多,主要由各地造反派送,“王连举”他们也可以亲自出去抓人。这下那些无辜的女孩们可倒霉了。“王连举”一上台就成天带着他的狗腿子们四处抓人,当年他折磨过的那八个女生,除了一个搬到外地没找到外,其余七个都先后落入他的手中,“王连举”有一个嗜好,就是喜欢梳长辫子的漂亮女孩,几乎碰到一个抓一个,据说一共抓了二十几个,吓得年轻女子们都不敢留辫子了。 “王连举”把当年他折磨过的那八个女生中抓到的七个单独变为一组,为第一班,倒霉的是这七个女子不仅个个长得漂亮,而且无一例外地都梳这两条美丽的长辫子,你想人家宣传队在几百人里挑人,不漂亮能要吗?。其他二十几个女子变为三个小组,每组七八个人。分别为二、三、四班,他把这四个组编成一个排,自己亲任排长,还亲自当一班的教导员。其他的女子编成两个排,由他的亲信任排长。至于这些女子们在“女子学习班”的遭遇我是在粉碎“四人帮”以后的一次控诉大会上,听这些女子们亲口讲得:
每个受害女子上台的第一句话都是:“‘王连举’这个畜生!”她们讲到:
第一个受害女子说:我们每天早上五点钟听到军号声就赶紧起床,往院中跑,因为五点十分要“早请示!”。跑到院中后,排好队,呈90度弯腰立正站好,等着“王连举”来。(谁要不小心迟到了,就会被五花大绑捆起来,跪在石子上反思,这一跪就是两三小时,直到八点钟,不让吃饭,去干活。跪的时候要你跪的直直的,不许动,我们排其他三个班的女子被罚跪时,“王连举”会 在她们头上放一本《毛主席语录》,只要你敢掉下来,就会被打得死去活来。我们班经常是集体受罚,除了和她们一样外,“王连举”还会在我们每个人嘴里填上一个毛主席像章,让我们咬住,这样我们挨打的机会就多了,几乎是每罚必打,而且是一人出错集体挨打。)“王连举”来后,先把受罚的人,摆布好,然后掏出《毛主席语录》本,带着我们高呼:“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林副统帅身体健康!永远健康!江青同志好!”最后安排当天的劳动任务。
吃过早饭后,我们就去劳动,干得都是苦活,累活,比如抬石头、背砖、掏茅粪等,每天,每个人都有任务,完不成任务,晚上就要受罚。我们干活时,“王连举”四处转悠,发现问题就记到本本上,晚上处罚。有时当场就把你绑起来,让你跪在太阳底下“示众”,这一跪时间就没准了,看他发现你的迟早,反正要跪到下午五六点钟收工。你要晕过去了,他就会把你打醒,吊到树上。我们班“示众”是常有的事,还经常是集体“示众”,集体被吊。这还不算完,晚上回去等待你得是更大的灾难。拓展信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4-18 23:45 , Processed in 0.10190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