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y智能家居实验室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98|回复: 0

还一个劲儿骂杏儿她们是不要脸的狐狸精

[复制链接]

94

主题

110

帖子

39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97
发表于 2019-6-10 08:3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导读】后来桃花儿陪着杏儿,几次到我们生产队来探望,杏儿她那可心的华哥。都被我们村里的姑娘挡在了村外,还一个劲儿骂杏儿她们是不要脸的狐狸精......华知道后竟一笑了之。  我和华子是一个生产队的插友。华,长的英俊壮实,外表和现在的明星刘德华、郭富城没什么两样,很帅气。他挑起百把白癜风能治么斤担子走上一二十里地,脸不改色、心不慌、气也不喘,令村里的姑娘羡慕不已。有力气是当时农村挣工分的好本事,就像当时的朝鲜电影《鲜花盛开的村庄》里,一年能挣六百个工分中的胖姑娘那样很吃香。而华子,又年轻又有帅气和有力气,能挣很多的工分来养家糊口,很符合当时农村姑娘的、审美的爱情观。在村里姑娘们的眼中,知青华哥无疑比黄梅戏《天仙配》里的董永、还董永......不像我长得黑瘦细条,手无缚知己可遇不可求情深意难言鸡力气、肩挑不了多少斤两,只会摇头晃脑,口念贺敬之的桂林的山呵,桂林的水之类东西的怪人。挣不了工分、养不了家,糊不了口,因此不讨村里姑娘们的喜爱。而在华的周围总有姑娘围着他转.......
有一次我们生产队,一个叫金花的姑娘,偷偷地和华在村外、西龙山脚下小溪边的柳树下约会,还送给华一条,绣有色彩娇艳花朵的手绢作为情物。这件事不知这么给金花她那,当队长的哥哥金龙知道了,气得他暴跳如雷。金花是名花有主得人,怎能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何况这门亲事,是有金龙为他妹妹做亲自做主订下的。金龙气的上前狠狠抽了金花几个耳光,要金花断绝与华的往来。为此金花寻死觅活哭伤了心,三天三夜没吃饭,金龙劝说道,知青个个都是陈世美的胚子,保不定将来抛妻离子,奔回城里,另觅娇娘,不值得爱哟。妹妹金花不睬不理她哥哥的一套闲话,弄的金龙束手无策,急得他从村里村外搬来,三姑六婆、五亲六戚来劝说妹妹,并扬言要敲断华的腿。金龙长得魁梧高大,腰圆体壮,两三百斤的石头辘轳碾子,能不费劲的举起。华知道自己不是金龙的对手,吓得对金龙说这不关他的事,是金花自己想像出来的事,并把手绢还给了金龙。我们知青知道这件事后,都怪华是个软壳蛋。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事慢慢在村里平息了下来......
这一年冬天我们去公社修理水库,住在长山脚下,桃庄的一家老乡家中。桃庄,顾名思义是桃花盛开的村庄。小山村很美,桃柳成荫、山花烂漫、溪流潺潺、卵石叠翠,果树飘香。现在有时我会常常想,这不是蒋大伟、李双江歌里唱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吗?桃庄较为富有,土地也肥沃,空气也新鲜。我们住的那家人家,有两个待在闺阁中的闺女。长得就像戏文中的旦角,小巧纤细如玉、很可人喜爱。大女儿桃花已订了亲,未来的女婿在部队当兵。小女儿杏花还没找到婆家呢。华的出现令杏儿和她的父亲,大为高兴,非要当着我们的面认华做干儿子。上海下放户老崔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家主子说:是假认干儿子呢,还是真做女婿呢?老崔的话引得我们哄堂大笑。把杏儿羞得满脸通红,捂着脸逃入闺房。而家主子和桃花的脸上洋溢着喜气......每到开饭时,等华盛好饭后,家主和桃花就会把华拉到杏儿的房里,那屋里就会飘出鱼肉蛋的香味,馋得我们羡慕不已。......等到春节将近,我们准备回上海过春节时,家主和桃花、杏儿把猪腿、花生、黄豆、芝麻等山货装了满满的两大包,推着小车送华去县城的车站送行......这件事我们生产队的姑娘们知道了,很是不高兴。她们私下愤愤不平地商量着说,她们凭什么抢我们队的知青,于是她们结成了神圣的同盟,来认真地对待这件事儿。......
第二年春天,我们结束了修理水库的劳动,要回自己的村庄了。桃和她的妹妹杏儿,送华一程又一程,再三叮咛、再三嘱咐。到分手时杏儿,依依不舍一声声地叫着:华哥、华哥!那呼唤声今天在我想来,就像唐代诗人笔下啼血的杜鹃那样凄情......
后来桃花儿陪着杏儿,几次到我们生产队来探望,杏儿她那可心的华哥。都被我们村里的姑娘挡在了村外,还一个劲儿骂杏儿她们是不要脸的狐狸精......华知道后竟一笑了之。
过了两年我招工离开了村庄,去了M市。五一节,在县化肥厂工作的,知青插友鸿跑来说;我们知青点出了事,华在村边的红高粱地里把琴搞怀孕了。琴是我们生产队老队长的独生女,模样长得俊俏。鹅蛋脸儿清秀白皙,长发辨,走起路来很窈窕,一飘一摆很有韵味,姿势很优美。我和她曾一起参加公社的五四文艺汇演,去大队部排演节目的小路上只有我俩,她每次走在夕阳的小路上,都离开我好远,生怕我会吃了她,我有时会打趣她是不是要华来陪,去你的她会假心假意地说。其实心里就是这么回事。那次我的演出节目在公社得了奖,按大队领导的意见,团支书的琴,批准我入了团。现在我听了鸿的话,笑了。以前琴最怕我这张尖嘴利牙、刻薄人的嘴,我走后琴胆子大了起来,没人取笑她了,有事无事以团支书找团员谈心为名,,竟和华动手动脚起来,青春男女未免出格,这听起来像是张弦小说《被爱情遗忘的角落》的故事,和张艺谋导演的电影《红高粱》电影的再现呢,其实早在我的预料之中呢。那时正逢招工,按当时的政策华,被取消了招工资格。华知道后,急得疯疯颠颠地寻死觅活,人失踪了,琴的父亲连夜带这乡亲打着手电到处找华。终于在天亮前、在山脚下的河边找到了伤魂落魄的华......
后来华在琴父亲的请求下公社帮助他进了工厂,终于和琴永结同心了.......  据说,杏儿后来也找过华,听说此事嘘唏不已,说自己这一辈子不找人了。  之于杏儿后来的事,我就不知道了......村里的故事暂时讲到这儿吧。
2010年5月17日写于上海西郊家中【责任编辑:叶子】         





 (散文编辑:江南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6-26 17:04 , Processed in 5.16113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