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y智能家居实验室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15|回复: 0

怀念的季节

[复制链接]

94

主题

110

帖子

39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97
发表于 2019-6-12 08:53: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怀念的季节

  ——一世情缘







    清明到了,细雨飘飞的天气,天空惨白,连思绪白癜风医生也变得绵长而忧郁。

    曾以为死亡只是年老时候的事情。年青,鲜活的生命,是阳光而原来是好久没有激情洋溢的。只是当身边的同学、朋友开始奔付死亡的约会时,怎么也不能相信。坚强的生命,有时却又如此脆弱。

    在中专第一年时,那个暑假,我一从学校回到家就去找火保,我知道他生病了,想去看看他,然而,迎接我的只是他面带微笑的遗照。我清楚的记得那张相片,那是我们初中毕业时一起去照相馆拍的,我的相册里留有这张照片,那个面容清秀,微微笑着,目光清澈的男孩,才一年,照片依旧安静地躺在我的相册里,而他的人却已经在几个月前病逝了。具体是什么病,我一直不敢问他,原来写信给他时,只是祝福、鼓励、安慰他,一切都会变好的。祝福是真诚的,然而可怕的病魔还是夺去了他年仅十七岁的生命。如花朵般娇艳的生命就在瞬间夭折了,只留下亲人悲痛欲绝的哭泣和深深的怀念。

    我去到他家时,从他母亲手中接到了一封他留给我的信。信很长,字迹模糊,有斑斑的泪痕。我不知道他为了写这封信,花了多少时间,流了多少泪,或许他对自己的生命有预感。在他准备做最后一次手术前,他写好了那封信,他在信中说:我也不知道这会不会是我写给你的最后一封信。明天,我又要进行一次大手术,心里没底,满满的只有恐惧……隔壁的那个叔叔从推出病房后就没再回来。是否?我的生命也如此?我不想死,我才十七岁,所有的梦想都还来不及实现……看着信,泪水禁不住涌出眼眶。

    十七岁,生命才刚刚开始绽放出它的美丽,而他却要独自面对死亡。没有人可以帮他,所有的安慰只是一场空,当他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时,我不知道他想过些什么。对生的渴望?对死的恐惧?或许有,或许都没有。只是,他再也没有回到病房,再也不会给我写信了。

    和火保从陌生到熟悉,从势不两立的敌对到可以谈心的好朋友,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事。年少轻狂,豪气万千,那些久远的往事,点点滴滴又如何能忘?那时的他是快乐的、健康的,长得粗粗壮壮,聪明也好玩。怎能忘记文川河畔,我们背靠背的坐着,背政治,谈心事,看淙淙的河水在眼前缓缓流动,看河对岸公路上偶尔飞驰而去的汽车,以及汽车扬起的漫天尘土。对人生,我们是迷茫的,,却又有自己的种种构想。或辉煌或平淡,只是从来没有想过死亡。明天会更好!未来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我们一致这么认为。记得他曾说过,他以后要去当兵,到部队的大熔炉里锻炼自己。

    初中毕业后,我去了外地一所中专学校,他留在县二中上高中。原以为人生就像我们自己设想的一步步发展。可是才半年,他就开始生病住院了,第二年的暮春就匆匆离开。那年春节的相聚成了最后一次,那时的他已经瘦了很多,话不多,只是一直凝视着我们几个好同学。我上中专后,我们一直有通信,我的信都是寄到他家,我想那些信都是通过他的父母转交给他的吧,因为他一直在各地辗转着看病。“读你们的来信,是我在医院里最快乐的时候!”他曾在一封信中这样告诉我。我相信他的话,在医院那些寂寞而郁闷的日子里,友谊是他心中不灭的火苗。为什么当时不多写一些信给他?我曾责怪过自己,因为那时候他多希望能够收到我的信,多希望我向他伸出友爱的手,至少在他离开这个世界时可以快乐一些。

    火保走后,我沉默了很久,也重新开始考虑人生的意义、生命的问题,同时格外珍惜身边的朋友。我不知道在未来的日子里,是否还会再面对同样的悲哀?

    92年的冬天,一场大雪、一场车祸却又带走了我另一个好朋友泉水年青的生命。

    那年冬天我也是刚从学校回来。那天晚上,泉水和我一起住,我们听童安格的歌,那是我送给他的磁带。我们讲各自经历的趣事,讲未来。第二天天亮,一场大雪把世界变成一个粉装玉砌的银色天地。我们堆雪人,我们在旷野奔跑、追逐,在辽阔的天地间,我们高声齐唱《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唱《一场游戏一场梦》,嘹亮的歌声伴着雪花漫天飞扬。那天下午,他的老板要他到龙岩载一车货。面对茫茫大雪,他曾犹豫过,但他还是去了,任务紧急。他说他货一载回来就会来找我。我一直等,等他回来一起唱歌,一起聊天。

    怎能想到,快乐会如此短暂?这居然是最后的诀别?如此简单。我甚至没有好好留意过他转身而去的背影。送他的磁带还留在我这里,再也无法亲手交给他了。我没有勇气再听那盘磁带,怕自己在熟悉的音乐中心碎。望着窗外高远的天空,我的思绪游游荡荡,恍惚又回到了那年家乡下雪的日子。那些快乐的往事在岁月的沉浮中没有褪色,没有磨灭,反而一天天愈加清晰的琼驻在心里。

    那天晚上,他没有过来,我生着闷气一个人在房间听音乐。

    第二天下午,我去他家找他,想好好的K他一顿。走到他家时,远远的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他家门前站满了人,他母亲凄厉的哭声从幽深的庭院里传出来,撕心裂肺,寸断肝肠。发生了什么事?我纳闷着。我从来没有听过一个人的哭泣竟然会如此悲痛欲绝。我跑着过去,心里慌慌的,我不知道泉水家出了什么事。泉水的亲人都围坐在大厅里,阴郁着脸,眼圈红红的。泉水的父亲坐在大家中间,郁抑地抽着烟,目光悠远而呆滞,脸上还有泪痕。我走进大厅时,他只是茫然地看了我的一眼,一句话也没有说。泉水的父亲往日里不是这样的,他是个乐观、风趣的人,每次见到我总是说说笑笑,热情、随和。

    到底怎么了?我环视了一圈,没看见泉水,心里莫明的产生一种说不清楚的恐惧。泉水呢?我不安地问。

    泉水——泉水——他……泉水的父亲话还没说完,泪水就汹涌而出。

    泉水怎么了?我急切地问,心跳到了胸口边。

    泉水的二叔把事情简单地告诉了我,边说边拭去眼角的泪水。他的父亲依旧泪流不止。

    原来那天下午,泉水从龙岩赶回来时,天已经黑严。不知是因为雪后路滑的缘故还是因为刹车失灵,他连人带车一起翻入了公路边的山涧……

    我静静地听着,头脑顿时一片空白,脸色在刹那间成为死灰,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怎么离开这哭泣声四起的深深庭院,我不知道。我的心痛苦得抽搐,泪流满面。

    一个人跑去了雪野,望着皑皑白雪,我狼嚎般哭喊着,心中的伤痛无处可泄。久久的跪在雪地上,望着苍穹无语。我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我们一起堆的雪人还在,而他却已经离开了……

    回家时,夜幕已经降临。昏黄的街灯照耀着街道两边残留着的积雪,闪着粼光,地面一片泥泞。走在悠长的街道,只有脚下孤独的影子伴我同行。泉水走了,去了另一个我未知的世界,我不知道,那里的冬天也下雪吗?

    生命如此脆弱?我不止一次的询问自己。生命,是否像夏花?绚烂过后就匆匆凋落?

    生命说长也长,说短也短。有时仅仅只是瞬间的事情。后来看电视时,每次看见这种惨烈的场面,我心里最柔软的部分总会忍不住抽搐。也许,因为陌生,我们只会动恻隐之心,但如果是身边的亲人、朋友呢?我们还能够如此平静的面对么?不,不能的。这种伤痛是切肤的,是烙印在记忆中的。

    山花开了又落,落了又开。四季交替,不留痕迹。可是思念呢?却没有尽头。我一直没有忘记因生病而去的火保,也没有忘记丧生山涧的泉水,他们都还那么年轻,还没来得及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就匆匆走了。时不时的就会想起他们,想起那些无忧的岁月。

    清明节又快到了,在下班途中遇见扫墓归来的路人,不油的又想起他们。窗外,细雨霏霏,思绪是湿润而绵长的。眼中没有泪痕,可心痛却一波波扩散开来,遍及周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6-26 17:02 , Processed in 0.06365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